河北律师咨询网
您好!欢迎访问河北律师咨询网!
“红油”走私牵出海关腐败窝案:工作人员月领20万
发布时间:2011-05-31 18:23  作者:网络  点击:

 

17万吨“红油”走私牵出海关腐败“窝案”

——深圳“1209”特大“红油”走私案调查

  新华网深圳5月30日电(记者王攀、乌梦达、陈炜伟)震惊全国的“1209”特大“红油”走私案日前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察机关披露,在这起案件中,谭显明、谭伟军等被告人涉嫌组织22艘渔船走私“红油”共计16.9万吨,偷逃应缴税额高达3.3亿元。

  然而,更引人注目的是,在猖獗的走私行动背后,是一条海关工作人员和犯罪分子内外勾结、权钱交易的利益链条。目前,深圳海关缉私局海上缉私处原处长黄焕光等多名处科级缉私民警已受到法律惩处。

  “明确分工”形成完整走私链条

  添加了红油染色剂的免税柴油,俗称“红油”,是香港专供粤港澳流动渔船作燃油使用的,不能用于国际贸易。因与内地同类柴油每吨有数百元乃至近千元的差价,历来是走私的“重灾区”。

  据检方指控,谭伟军组织他人分别购买或者租用22艘粤港澳流动渔船,向香港公司所属的油趸购买“红油”,偷运至惠州市大亚湾区澳头、霞涌海域的非设关地卸驳给谭伟军走私犯罪集团所属的无牌铁壳船,然后由谭伟军向船长及其他组织人员支付每吨120元-160元不等的运费。

  据查,从2009年7月至2010年1月间,该走私集团共计偷运红油16.9万吨,偷逃应缴税额人民币3.3亿元。另外,谭显明还伙同他人向王某订购并销售走私红油1.1万吨,偷逃应缴税额人民币2000万元。

  与一般的红油走私不同,集团内部分工明确,形成了完整的走私链条:从“看水”“看磅”到脱色加工、销售都有专人负责。

  检方指控,被告人谭玉波受谭伟军指使,组织和指挥其他被告人“看水”,即驾驶车辆在惠州的澳头、霞涌等驳油岸边观察执法部门的执法车辆情况。这些人个个都装配了对讲机和摩托车,一旦发现有执法部门车辆查缉便使用电台、对讲机或电话告知谭伟军等走私集团成员停止运输、过驳“红油”。

  被告人谭庆涛则负责为偷运的“红油”称重时“看磅”,即在“红油”从驳船过驳到运输车辆期间监督“红油”过驳的过程,防止短少。2009年9月间,谭显明还与其他被告人投资建立了博罗“红油”脱色点。

  检方指控,谭伟军、谭显明组织领导该走私犯罪集团实施走私违法犯罪活动,系该犯罪集团首要分子,犯有行贿罪和走私普通货物罪,应当数罪并罚。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海关工作人员每月从走私贩领“20万工资”

  检察机关指控,为了保证“红油”走私的通畅,谭伟军、谭显明兄弟先后花了686万元人民币向海关工作人员行贿。

  被谭氏兄弟的“糖衣炮弹”“拿下”的官员有一长串名单:深圳海关缉私局海上缉私处处长、深圳海关缉私局海上缉私处副处级调研员、惠州港缉私分局查私科副主任科员等,共计10人。

  这些海关工作人员成了这个“红油走私帝国”的“内鬼”和保护伞,利用手中的职权给走私团伙通风报信,“保驾护航”。

  如惠州港缉私分局查私科副主任科员李惠龙,在清楚掌握了该走私集团走私“红油”情况下,却放任、纵容走私犯罪;此后,惠州港缉私分局副局长杨国虎在获悉海关针对谭伟军走私“红油”的打击专案行动后,则让李惠龙把行动的情报泄露给谭伟军。以此,谭氏兄弟对海上缉私行动了如指掌。

  对这些身处缉私要职、和自己走私密切关联的海关人员,谭氏兄弟则将行贿金额按照官职和位置重要程度进行分配,最少的4万元,而当时负责指挥调度深圳、惠州海域海上缉私行动的原深圳海关缉私局海上缉私处处长黄焕光因为“位置显要”受贿达到最多的300万元。

  据检方指控,黄焕光从2008年5月开始,每月从谭氏兄弟处领取走私“红油”所赚取的好处费为10万元。每次领“工资”时还附带一瓶价值2万多元的高档洋酒“路易十三”,到案发时共计收受19瓶。

 2008年8月,当谭伟军走私被深圳海关海上缉私处查处时,谭伟军、谭显明怀疑这是黄焕光“不满意”,觉得好处费少了,于是把每月发给黄焕光的“工资”提高到20万元,并一直持续到2010年1月31日谭氏兄弟被海关抓获为止。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11月一审判决,认定黄焕光构成受贿罪和放纵走私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

  海关表示将严厉打击内外勾结 筑起防腐“安全网”

  “为什么会发生如此严重的走私腐败案件?为什么个别干部受海关教育培养多年,最终却和走私分子沆瀣一气,沦为腐败分子?”这是案件发生后深圳海关开展专项教育整治行动中重点反思的问题。

  记者从深圳海关了解到,在该案查处之后,深圳海关立即将案件对全关进行了通报,随后开展了四个阶段、为期两个多月的专项教育整顿活动。

  为了防范海关执法和廉政风险,2010年5月,海关总署专门制定了《海关大监管体系建设方案(试行)》和《〈海关大监管体系建设方案(试行)〉任务分解》的通知,强调同步推进反腐倡廉建设和大监管体系建设,做到推进改革与防控风险同步设计、同步实施、同步评估,真正实现反腐倡廉建设与海关业务建设和队伍建设的深度融合。

  深圳海关表示,将按照层级管理要求,逐级建立包含员工信访举报和核处情况的廉政档案,力图使员工能够“以案为鉴”汲取教训,加强预防渎职侵权及职务犯罪教育,构建预防渎职侵权“安全网”。

特大红油走私案在深圳开庭 扯出一起海关集体腐败案

  震惊国内外的“12·9” 特大红油走私案,5月23日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走私集团头目谭氏兄弟和四名核心人员过堂受审。

  根据检方指控,大哥谭显明和“二少”谭伟军,两兄弟狼狈为奸,和其公司的核心人员胡应高、郑金水、谭玉波、谭庆涛等人,经营起了一个庞大的红油走私帝国。旗下拥有22条用来走私的粤港澳流动渔船,在一年多时间内走私红油16.9万吨,逃税3.3亿元人民币。

  2010年,震惊国内外的“12·9”特大红油走私案破获,谭氏兄弟走私集团被一网打尽。

  “红油帝国”22条渔船海上走私

  据检方指控,2009年初,谭伟军、谭显明决定从香港海域购买添加红油染色剂的免税柴油走私入境非法牟利,该种柴油是香港专门用于供粤港澳流动渔船做燃油使用,不能用于国际贸易,简称“红油”。

  经查,谭伟军组织其他人员分别购买或者租用22条粤港澳流动渔船,专门用来走私红油。这些渔船从澳头港海域出发,前往香港白石角海域或筲箕湾海域向香港志成公司及其他公司所属的油趸购买红油,偷运至惠州市大亚湾区澳头、霞涌海域的非设关地卸驳给谭伟军走私犯罪集团所属的无牌铁壳船。然后由谭伟军向船长及其他组织人员支付每顿120元-160元不等的运费。

  从2009年7月至2010年1月间,该走私集团共计偷运红油16.9万吨,偷逃应缴税额人民币3.3亿元人民币。另外,谭显明还伙同他人向王某订购并销售走私红油1.1万吨,偷逃应缴税额人民币2千多万元。

 “二少”认罪但辩称没有组织指挥

  根据检方指控,谭伟军、谭显明组织领导该走私犯罪集团实施走私违法犯罪活动,系该犯罪集团首要分子;胡应高受谭伟军指使,积极实施安排调度团伙中所有22条流动渔船到香港海域购买运输红油及海上“看水”,系该集团主犯;郑金水购买或租用15条流动渔船伙同谭伟军、胡应高等实施海上偷运走私红油,系该集团主犯;谭玉波和谭庆涛两人是犯罪集团从犯。

  检方指控,谭伟军犯有行贿罪和走私普通货物罪,应当数罪并罚。对此,谭伟军当庭表示认罪,但又辩称自己没有组织和指挥整个走私活动。

  谭伟军在庭上辩解说,自己没有指挥和组织走私活动,“我们不是一个走私集团,是各干各的。”谭伟军说,自己是从走私渔船处付钱把“红油”买过来,运输的计划和风险都是属于渔船船主的,然后他再把红油卖给其他客户。

  谭伟军努力为哥哥脱罪,他说自己跟哥哥谭显明不是一个公司的,没有合伙走私。至于行贿,是他叫谭显明帮忙送钱,并没有给过谭显明报酬和好处。

  检方指控,谭显明犯有行贿罪和走私普通货物罪,应当数罪并罚。对此,谭显明不肯认罪,但承认检方所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实。谭显明认为,自己并不是走私集团的首要分子,不是主犯。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10名海关人员受贿686万元

  谭氏兄弟走私帝国的覆灭,还掀出了一起海关集体腐败案。为了让海关工作人员为走私行为“保驾护航”,谭氏兄弟先后花了686万元向海关各级工作人员“打点”。

  据检方指控,10名海关工作人员成为这个红油走私帝国的帮凶和保护伞。这批海关人员都是当地海关的中高层干部,其中包括深圳海关缉私局海上缉私处副处级调研员、惠州港缉私分局查私科副主任科员、惠州港缉私分局查私科主任科员、惠州港缉私分局副局长、深圳海关缉私局海上缉私处办案科科长、惠州港海关缉私分局侦查科科长、深圳海关缉私局情报技术处副调研员兼三科科长、深圳海关缉私局海上缉私处七中队中队长等。

  谭氏兄弟给10人的行贿金额从4万元到300万元不等,按照与走私的关联性强弱、官职的大小进行分配。其中最少的是深圳海关缉私局海上缉私处副处级调研员郑明强,只受贿4万元人民币及一些烟酒,而受贿最多的是深圳海关缉私局海上缉私处处长黄焕光,除了300万元人民币外,谭氏兄弟每个月给他送钱时,还会送一瓶路易十三洋酒,先后送了19瓶,每瓶市场价高达2万多元。

  海关人员收受贿赂后,利用职权给谭氏兄弟走私集团一些便利,包括不查缉其走私活动、隐瞒其走私活动的情报、放弃对该走私海域的查缉、将打击行动的信息向其通报等。如惠州港缉私分局查私科副主任科员李惠龙,他早已清楚掌握该走私集团走私“红油”的时间、地点和方式等情况,却采取消极不作为的方式,放任、纵容走私犯罪。惠州港缉私分局副局长杨国虎则在获悉海关针对谭伟军走私“红油”的打击专案行动后,让李惠龙把行动的情报泄露给谭伟军。

根据检方指控,当时负责指挥、调度深惠海域海上缉私行动的黄焕光,从2008年5月开始,就像每月领工资一样,每月从谭氏兄弟处领取走私“红油”所赚取的利润,从一开始每月10万元,到后来每月高达20万元。

  据统计,谭显明分19次送给黄焕光300万元人民币。第一次是在2008年5月,谭显明打电话约见黄焕光,并告诉黄说谭伟军想做“红油”走私生意,希望黄焕光多关照,黄表示同意。两人在分开时,谭显明将装有4条中华牌香烟和用报纸包的10万元人民币现金以及一瓶路易十三洋酒放进黄的车里,黄全部收下。

  之后,每个月谭显明都会以同样的方式将同样的现金和烟酒交给黄焕光。到了2008年8月,由于谭伟军之前的走私活动被深圳海关海上缉私处查处,谭伟军、谭显明怀疑是因为给黄焕光的好处费过少而造成,两人商议决定将每个月送给黄焕光的好处费提高到20万元,黄焕光收下所有现金和烟酒。谭显明最后一次送钱给黄焕光是在2010年1月。

  走私集团主要成员:

  谭伟军(弟弟):绰号“二少”,指挥和组织走私红油,行贿海关工作人员。

  谭显明(哥哥):别名谭强,指挥和组织走私红油,行贿海关工作人员,开脱色厂漂白红油。

  主要马仔:

  胡应高:组织渔船偷运走私红油。

  郑金水:组织渔船偷运走私红油。

  谭玉波:组织和指挥其他犯罪嫌疑人“看水”。

  谭庆涛:红油称重时“看磅”。(羊城晚报 记者 程伟)

主办:河北正岩律师事务所    地址:石家庄市长安区保利花园H3-604号
电话:15200011871 邮政编码:050000
Copyrights 2013 河北正岩律师事务所